百草岭的花

作者:云南日报 日期:2010/7/4 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2183 

早就听说百草岭的秀美了,但却一直无缘登临。百草岭海拔3657米,是楚雄彝州第一峰,我的家乡永仁就属百草岭山脉。人也怪,远处的风景不管找什么理由都要去看看,而身边的美景却常常被遗忘了。就像一本书,借别人的很快就看完了,而自己买的却常常丢在一边落满灰尘都忘了看。
  今年天大旱,气温高,百草岭上的花早早地就开了,而且比往年更盛。在百草岭下桂花乡工作的朋友小刘,几次打电话来报告花讯,说再不去花就谢了。丢下手里做不完的杂事,我直奔心仪已久的百草岭而去。
  从桂花乡政府出来不远,转个弯,车就驶入了到百草岭的弹石路,由百草岭上流淌下来的自必苴河,大旱之年虽然“瘦”了很多,但依然清彻晶亮,时而在越野车的左边跳跃,时而在车的右边欢唱,河两边都是核桃林,有数百年的、几十年的,也有近年新植的,一色的鹅黄,嫩绿的核桃叶宛如出浴的少女散发出特有的清香,小串小串的核桃花在嫩黄的核桃叶间晃来晃去,淡淡的核桃花香与嫩叶的清香混为一体,沁人心脾,闻闻就令人心醉。
  走出十多公里长、远近闻名的“核桃沟”,汽车开始在陡峭的山坡上绕来绕去,虽然坡陡路窄弯多,乡政府的驾驶员小李却开得轻松自如,随着车载DVD播放的优美动听的彝族葫芦笙调不停地哼着彝歌。
  小李哼着歌,汽车也哼着“歌”,把我们送到了离百草岭最近的海拔2700多米的咪尼扎村,简易公路只能通到这里。我们开始徒步登山,4公路多山路要登高近千米的海拔,山路的陡峻可想而知。山路被去年的雨水冲得七零八落,我们不停地喘着粗气,在乱石窝中往上爬,好不容易登上“好汉坡”,往上看,小路一头连着天,一头在脚下。像要考验相爱的人的意志,更长更陡的“情人坡”挡在眼前,抹抹流到眼里的汗水,再往上爬。登上“情人坡”,向上是更高更远的山,脚下则是缓坡,一个彝族老人悠然赶着100多头羊在坡上放牧,缓坡四周是看不到边的云南松、冷杉,俨然一副着色自然的高山牧场油画。
  转过“情人坡”,再往前走就是“万猴林”。数百年的青、云杉、铁杉遮天闭日,树上长满了银白色的、长长的“胡子”和厚厚的苔衣,树丫上、树枝头厚厚的苔衣一堆堆、一簇簇、一团团,活脱脱像一个个、一群群大大小小、神态各异的毛绒绒的猴子。
  走过一大片原始森林,百草岭主峰帽台山就展现在眼前,远看似一个大大的圆锥体,由于山太高、风太大,树木难于扎根,上面只长着厚厚的一层草。山顶稍下像被人刻过一个道道,绕着一道黑色的土皮,使山顶像一顶帽子扣在山头上。看着在眼前,爬起来并不轻松,我们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爬上山顶,真正体会了什么是“行百里路半九十”。
  站在“彝山之巅”,千里彝山尽收眼底。百草岭12峰延绵起伏,像一条条长龙奔腾起舞;群峦叠翠,风起处涌起层层绿浪,使人仿佛置身于一座被波涛翻滚的绿浪环抱的孤岛。多底河时隐时现,金沙江大峡谷深邃无穷;峰峦竞秀,凹凸之间,溢满灵气;千沟万壑,错落有至,竞相东去。放眼四眺,北望丽江,见玉龙冰峰似擎天玉柱;西眺大理,鸡足山、点苍山历历在目;南瞻三姚,蜻蛉山川清晰可见;东睹桂花、昙华峦翠如烟。云蒸霞蔚,气象万千。
  百草岭以植物种类众多而得名,有记录的就达1000多种。这里一年四季鲜花盛开,特别是春夏之交,漫山遍野的山茶花、山玉兰花、野樱桃花、马缨花、杜鹃花等竞相怒放,争奇斗艳。特别是杜鹃花,品种达数十种,有珍贵的大树杜鹃、还有炮掌花杜鹃、碎米花杜鹃、波叶杜鹃、银叶杜鹃等,花色有红、黄、蓝、白,仅红就有大红、朱红、紫红、粉红……,各种不同颜色的杜鹃,使这里成为有名的杜鹃花王国。每年4月底至5月初,从山脚下到山顶上,沟壑边、悬崖上、树林中到处开着艳丽的杜鹃花,尤其在主峰帽台山两翼,上万亩连片的杜鹃花火热绽放,一坡坡、一片片、一山山,红白相嵌,五彩缤纷,密密匝匝,你拥我挤,远接天边,像云、像火,开得那么繁茂,那么热烈,可以说是美极美艳。
  看着那花的山、花的海、花的林,我竟被感动了、征服了。3600多米的崇山峻岭上,来看花的人并不多,连鸟都很少光临,铺天盖地的花海中,沉寂得只有蜜蜂的“嗡嗡”声,但火热的杜鹃并不因为无人光临、无人喝彩而沉寂丧气,而是以艳丽的笑脸挑战沉寂和冷漠,以蓬勃的生机答谢那短暂的春天,以对生命负责的态度完成着自己火热的生命。面对动情燃烧的杜鹃,有一股说不清的力量从心中升起。
 

共0条评论

已关闭